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作家武稚散文作品《路上的时光》入选《 人间温柔》

发布时间:2020-06-23  来源:三分时时彩  作者:三分时时彩

安徽作家武稚散文作品《路上的时光》入选《 人间温柔》。




人世坦荡,无有禁忌

日色风影里,有着家常和生机无限





《人间温柔》内容简介




《人间温柔》是由毕淑敏、张炜、范小青等31位当代散文大家联手写就的一部散发温暖的散文作品。

全书共有四章,分别是: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世界的善意;
“明月直入,无心可猜”——自我的边界;
“不烦世事,满心欢喜”——接纳的勇气;
“心有山海,静而无边”——万物的敬畏。
作家们在书中谈论亲情、友谊、久别的故乡、逝去的时光,或直击主题,或慢慢铺叙,仿佛告诉我们,既然来到人间,就去努力成为一个温暖的人,不卑不亢,清澈善良。







精彩阅读





路上的时光

武稚




时光无色无味疾一阵缓一阵地向前流动。喜欢的时光和不喜欢的时光,耀眼的时光和黯然的时光,看得见的时光和看不见的时光,都在发生着一些云遮雾绕、貌似重要或者波澜壮阔,但实质上仍是明日小黄花般的事情。




我给时光泼过墨,我希望它能沉淀下来,沉淀出一幅深浅不同的水墨画。我也给时光加过水,我希望它变得淡一点,淡到我能像一根无色无味的羽毛在尘世中飘。时光你不能挣脱它,一生都在被它赶着走,花被它由青赶红了、抽谢了,四季都被它理顺了,我们还能怎么办。因此我更加喜欢那些难得的不一样的时光。不一样的时光闪着多少波光粼粼、多少痴心妄想啊。比如出行。出行并不代表旅行,但是如果你愿意出行却能起到和旅行一样的效果。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出行中体验着万物用色彩的盛筵把美打开、把美推向极致,万物又如同闪电瞬间在我的身后逝空。




终于上路了,把票塞向闸机口,人走向高空栈道,那些拉着行李箱、背着旅行包急匆匆地赶过一个又一个、唯恐被火车丢下的人,一看就不是地道的“远足族”,他们的腿已经荒芜很久了,他们的铁轨上长满了草。从进入闸机口到上车13分钟,你用3分钟火急火燎把这段路走完,剩下的时间干什么呢,我在高空栈道上先四下里望一圈,对面新栽不久的小树林里的积雪已经没有了,上次我在这里远眺,它的根部还有一窝一窝的白。远方的寺庙,脚手架又被拆掉一座,它拆掉一座就会有一个大殿露出来,现在已经有七八座大殿立在那里了。还有这些高铁站我亲眼见证了它们的从无到有,我亲眼目睹了那么多座高铁站的建成,见证了第一列高铁的运行。欣赏完这些东西,我从高空慢慢踱下,站台上的人一簇一簇地也在踱,全都弯着腰,后背像是被谁朝上提了一把,这里的风总是很大。这些人像落在地上的麻雀或者山鸡,目光涣散,偶尔跺跺脚,少有人在交谈,多数人盯着手机。这时我总是极力地东张西望,希望能发生一些事情。




曾亲见对面一列高铁缓缓停下来,车上的旅客和车下的旅客互相交换。高铁缓缓启动。却见一锐利女子呼啸着冲向车厢,双手想把门扒开,她跟着高铁跑,或者是高铁引领着她跑。一位女列车员却也是“呼”地一下,箭一般贴向车壁,三下两下把那女子从车壁上给摘下来,那女子高呼,我的包在车里,我的行李在车里。女列车员也高呼,你去哪死我不管,你在这里死,我一年就白干了,我半年奖金就没有了。女列车员像摁一只小鸡子似的死死摁住她。那女子就因为下车打了一个电话。




还亲见一个男子,高铁慢慢启动,那男子却把烟头一扔,呼啸着冲向车厢,双手想把车门扒开,一个男列车员却也是“呼”地一下,贴向车壁,三下两下把那男子从车壁上给摘下来,那男子也在高呼,我的钱包,我的行李。男列车员照例也在高呼,你在哪里死我不管,你在这里死,我一年就白干了,我半年奖金就没有了。男列车员不仅像摁小鸡子似的摁住他,我看男列车员还想揍他。




还亲见一个男子在等车,他被一圈人围着。这男子脑袋深深地低着,额上一缕黑发垂下来,他没长眼睛,一幅黑口罩把嘴脸包着,他不看任何人。他的双臂扭向身后大概被铐着,一幅银亮亮的脚镣拖在地上,这脚镣崭新,以前显然没有用过。围着他的人高矮不一,穿着便服,眼睛却不停东南西北看。高铁缓缓进站,站台上的人慢慢散去,有的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这个人也将被高铁带走。不知道高铁把他带到哪里。




这样一段时光说漫长也漫长,说短暂也短暂,全凭消费它的人怎么看。我经常看天看地地忍耐着它,它太有原则性,太有钢性,难以利诱,终是无法合理使用。总有一些时光是我们无法动手的。




终于坐在车里了,长呼一口气,我的另一段时光开启了。这是我长久以来慢慢摸索、澄清、净化出来的一段时光,后来变成一种我孜孜以求的美妙时光,散文时光、诗歌时光、杂文时光。我从包里慢慢掏出一本书,现在面前终于没有电脑了,手机这会也不用理它。高铁正开着,我捧着一本书慢慢地看去,或是慢慢地睡去。任凭光线或明或暗地划过书本,我的脸。偶尔我抬起头向着窗外漫无目的地看。太阳在某一处定定地不动,天空灰白是灰白,绿是绿,如果它们混在一块,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房屋、绿树、田地、山川在薄幕之下温暖缠绵,沉思或也在叙述。我一年一年跟着火车跑,书本把它的神奇一页一页翻给我看,就像大自然把它的神奇一页一页翻给我看。




我不停地在书本上划划、圈圈,如果是直线,说明高铁心情愉悦,乘风破浪。如果是波浪线,说明高铁有情绪,抖了几抖。早些年坐绿皮火车,我的笔画出的线堪比田畴,一行一行碧波万顷,白鸟也喜欢栖息其间。我一路上能画几亩地。情绪起伏最大的应该数着汽车,即使在高速上,也喜欢“咯噔咯噔”闹几下,要是下了高速,它还会冷不丁蹦几下,我在看书,它在伴奏。出事最多的也总是它们。总之高铁是最温暖、最理想的书房了。

我最不喜欢我旁边的人拿眼睛定定地冲着我的书本看,他在看我读什么书。曾经有一个人看我在书上圈圈点点地画,惊叹地说,竟还有你这样看书的。他们会随手翻翻我看的是什么书。不是传奇,也不是什么穿越故事,他们会索然放下。我讨厌他们的打搅,我根本不会和他们交谈,他们以为我是在做样子。只有一次我刚要下车,我的左邻,一位姑娘叫住了我,她说,姐姐你一定要给我加个微信,我都没敢打搅你,你看书的样子真入神。入神的世界可能也带了点神性吧。我立马和她加了个微信。不仅仅是我喜欢听别人夸,而是我喜欢崇敬读书的人。这个世界总得要有人给她们鼓励一把,这个世界总得有几个人站出来让她们崇敬一把。




世界上最好的路读伴侣,是耳朵里插着耳机的,遇到她们你全然放心好了,世界都不在她们眼里,你坐在哪里她们都无所谓,世界在她们微闭的双目里飞奔。如果左边一个邻居在写ABC,右边一个邻居在写“借贷”,那也很好,这节车厢分明就是阅览室了。我们仨偶尔会朝窗外看看,大地静默,万物呈祥。




世界上最糟糕的路读伙伴,要数那些孩子了。四五岁的孩子话多,走一路问一路,问得世界都黯然失色,问得他们的父母都恨不得捂上耳朵。六七岁的孩子事多,要不就是喝水打碎了杯子,要不就是要去尿尿,要不就是用豁了门牙的嘴,发出古怪的声音,吹喇叭哨子。对付这些孩子,我向来有办法,我从皮包的夹皮层里,摸出一幅橙色耳塞,我迅速地把它们塞到耳朵里。我的世界依然是我橙色的世界。




我还遇到过一位可爱的路读伴侣。粉色的小包裹包着,整个脑袋拱在母亲山形的胸部,一路上都没有拿开。她的一只小腿耷拉在母亲的腿上,另一只小脚不偏不倚放在我打开的书页上。粉色的袜子、肉饼子一般的脚,显然是把我超大的书页当成了温暖的小床,我倒是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我将就着把这一页书看完。我小心翼翼地抽出书本,翻开下一页,那只肥嘟嘟的肉饼子脚倒是不紧不慢地、理所当然地又压在上面。有几次她的头上冒着汗珠的母亲忽然发现了这种情况,呼拉一下,一把就把那只小肉饼子塞回了肚子。我的书本清净了一会,清净的书页似乎也缺少了什么。




也还会遇到特殊的路读伴侣。有一次我刚上车,我的右邻就开始打电话。客人你昨天一一都通知到了吧,下午五点之前再发一次短信。房间一定要三个八,这点务必给我定下来。三个九也行。海参小米粥要一人一份。木瓜炖雪蛤一人一份。鲍鱼要三十块钱一只的。西湖醋鱼来一份,还有神仙鸽子,玉带虾仁……哦,龙虾那么重的没有了,那就换成面包蟹……客人不能全到?你赶紧再给我核实一下,看例菜要去掉几份,刚才的菜我再重新编排一下……我迅速把橙色耳塞塞进耳里。我发现那香味还是不绝如缕,屏气凝神香味更劲,深吸一口气却什么也没有。我的耳塞竟然搞不定它。我一路闻着香气,一车厢的人都闻着香气,不知道高铁有没有咽下口水。等我下车时,那道盛宴还在继续,而我一道菜也没看见。




还有我的同事,我们经常一同出差。买高铁票我经常是搁了几个时辰再买,我得确保我们中间穿插一定数量的人,不和同事们坐在一起。要是和男同事坐在一块,路上他们时不时要讨论,我们先到什么企业,再到什么企业,若是纳税人找不到或是不配合,我们应该怎么办。若是和女同事在一起,除了讨论必要的行程、案情,有时还要讨论孩子、房子,再抱怨抱怨工作为什么这么忙,人为什么老得这么快。我若是抱着一本书岩石一样地坐在他们中间,显然不合时宜,有时就只得附和地说,觉得一路的时光全是浪费了。而我离他们远一点,并不代表我下了高铁行动就会慢,并不代表我到现场工作积极性就不高,再说那些案情我们已讨论好多遍了。可是每次我打游击似的买票,还是经常性落在他们中间。




现在我越来越担心有一天我老了,我的路跑完了,我到哪里去读书?有一次我从火车上下来,我并没有急于回家,我坐在地铁口的椅子上慢慢地想,火车把一拨一拨人送出来,又把一拨一拨人拉走。火车在不远的地方穿梭往来地跑,我忽然想到,火车把我扔下来,火车把我扔到这里,扔到这椅子上,就是想让我在这里安安静静地读书,火车在不远的地方跑,我在这里看书,我再也不要上车下车了,再也没有谁突兀地闯进来了,这整个地下大厅、这整个火车站广场,这漫天漫地都是我的路读时光了。




想读的时候读一会,想划的时候划一划,抬起头来,站台上左顾右盼的时光向我走来,一节又一节的车厢向我走来,没有谁知道书是这样读的,没有谁知道一个渐渐老去的女人的时光是这样度过的。这是我和火车的秘密,这是我和书本的秘密。




这也是我和远方的秘密,和时光的秘密。一直有这样的一列火车在等着我。




●作家简介●





武稚,作品散见《十月》《红岩》《莽原》《清明》《星星》《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等。曾获全国冰心散文奖、安徽省社科类奖、孙犁散文奖大奖、鲁藜诗歌奖、安徽文学奖、曹植诗歌奖、合肥市“十大读书之星”等奖项。出版作品集《我在寻找一种瓷》《在光里奔跑》《另一个城》《看见即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