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作家孙明华长篇小说《五谷丰登》连载于《啄木鸟》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18  来源:三分时时彩  作者:三分时时彩


作家孙明华长篇小说《五谷丰登》连载于《啄木鸟》杂志2020年第5、6期。







精彩阅读(节选)

五谷丰登
孙明华

第一章  疫情来袭
2019年6月28日上午。太阳炙烤着大地,街上行人寥寥,唯一活跃着的知了趴在树上,嘶哑地叫着“热——热——”
临街,香柏树兽药公司楼上一扇落地窗前,徐一诺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中药,脸色苍白地盯着马路发呆。一辆黑色大众轿车停在公司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身材高大,背却有些伛偻,花白的头发尽显岁月的痕迹。他习惯性地低头走路,脚步沉重,褪了色的蓝白相间条纹T恤,裤子的两条腿一高一低分别挽在膝盖上,像从田间劳作归来的农民。
徐一诺不禁微微皱了皱眉。这还是二十年前认识的那个人吗?那个曾经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的男人哪里去了?那个曾经意气风发、说话铿锵有力的男人哪里去了?
手机响了。
“亲爱的,感觉好些了吗?”是江沐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已经连续五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没事,放心。”徐一诺的回答简洁而快速。
“你要赶快好起来!忙完这几天,我陪你去度假。”江沐恩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忧虑。
徐一诺露出了微笑:“又不是第一天这样了,就是有点儿晕,别担心。”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挂了。今天还要卖两千多头大猪,我忙得四脚朝天,就不打电话给你了。你要记得吃饭啊!”
刚挂断电话,手机又震动起来,这回是孟忆昶。“一诺,方便下来吗?我在你们公司一楼。”
一楼是兽药销售区域,两个店面四个房间,整齐地摆放着各类药品,指示牌上标识着“消食健胃类”、“产后保健类”、“清热解毒类”……和普通的药店并无两样。
孟忆昶斜坐在两张椅子上,赤着脚,双腿平放,看到徐一诺,猛地收回双腿坐正,挤出一丝尴尬的笑:“你听说了吗?今天玉屏镇全被封了,所有畜牧场的猪禁止外调,外面的猪也禁止调入。我本来还准备卖掉六百多头仔猪呢,这下麻烦了。”孟忆昶双眼布满血丝,明显是没睡好,“这样封锁下去,我这批猪怎么处理?我还急等着钱用呢!”
“我听沐恩说了,玉屏镇出现了疫情,现在是为了防止扩散,政府紧急封锁,要求各个养殖场采血样报送,排除后才可以解禁。没办法,只能等。”徐一诺边说边给他泡茶,“要是您不接这批猪就好了。”
孟忆昶不住摇头:“本来以为可以趁着行情好打个翻身仗,唉……我在养猪行业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
“这可不像您说的话。您是养猪界的传奇人物,打不倒的小强!”徐一诺想让他振作起来,“再说,我们来吴宁县快二十年了,养猪业的起起伏伏也经历得多了,什么风浪没遇见过?这次疫情是全国范围的,都说‘猪粮安天下’,政府也在想办法。你要有信心,猪运不出去只是一时,否则,全国老百姓岂不是吃不上猪肉了?”
“听听,他多大的口气!如果一个星期内不给他五十万,他就会搞死我们,让我们一头猪也运不出去。我录了音,早晚要举报他,而且实名举报!”江沐恩原本黝黑的脸因气愤变得通红。
“跟这样的人计较什么?我们不理他就是。”王开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拿出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江沐恩接过水,兀自愤愤不平:“他这跟战争年代发国难财有什么区别!”
“别生气了。整整两天两夜,也够累的,休息一会儿吧。多亏了有你!改天我要登门向嫂子道谢。”
“哪里的话?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只是……平安镇的事情怎么处理好呢?”王开来和江沐恩躺在临时工棚里的长凳上,却都毫无睡意。
“小江、小江,你在里面吗?”棚外传来喊声。
江沐恩一骨碌坐起来,却连大声回应的力气都没有了。
门外停了一辆黑色的沃尔沃,车门口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见江沐恩和王开来出来,赶紧招呼:“江总,好久不见了。”
“余总,”江沐恩迎上去,“猪场情况怎么样?”
“都被这非洲猪瘟闹的,人心惶惶啊!小老弟,听说你手上都是跑远地的客源,方便给我联系下吗?我有两千头猪急着要出售啊!如今一日紧似一日,我怕万一平安镇像玉屏镇那样被封锁了,可就麻烦了。”
“我以前帮您卖猪,收猪人的电话您不都要了吗?您不是一直在跟他们联系吗?怎么,现在又联系不上了?”江沐恩冷笑。
来人一时语塞,愣了片刻,满脸通红地说:“江总说笑了。”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有需要我依然会帮你。发照片给我,我转发给他们,满意的话,这几天就来拉。”
余兴和一把握住江沐恩的手:“想不到,真想不到,最终还是你帮了我……”
“跟人过不去,千万不要跟钱过不去。是吧,余总?以前我白帮你,你还不以为然,现在我可是要辛苦费的。”
“那是,那是,应该的。”余兴和赔着笑,“江总,三岔路口那个消毒点听说是您建的,我……我想,可不可以也让我们公司参上一股?我们不分利,就是到您那里去消毒,按规定交消毒费,怎么样?”
“呵,您可真精明啊!可那是我们公司自用的,不对外。这不是钱的问题。这不,刚才为了这个消毒点,我差点儿和平安镇畜牧兽医站的站长打起来……”
“平安镇要怎么弄?”余兴和的表情有些不安。
“这个侯建利,说是为了养殖户,还不是为了自己?他说要在平安镇的入口处建一个大型消毒点,让所有的养户统一消毒。原本出发点是好的,但他心术不正,想利用这个消毒点自己发财,要求我们先出五十万现金,以后消毒每头猪还要交二十元消毒费。”提起这事,江沐恩就火大,“那些散养户数量不多,又要找他开检疫票,肯定不敢反对,他主要就是针对我们几家大公司。你想一下,嘉和公司、安优公司、伊正公司、瑶氏公司,每个公司五十万,这就二百万,再加上散养户,建一个什么样的消毒点能要这么多钱?这不是抢劫吗?”
“那……没人管吗?政府知道吗?”
“如果是政府行为,我们无话可说,哪怕是协会的行为,我们也支持。可他说,他既不代表政府,也不代表协会,就代表自己,但是谁要是不交钱,就别想出一头猪!这种人怎么配当这个站长!如今是生死关头,他这是明目张胆敲竹杠!”
“不瞒您说,我不敢自己建消毒点,也是怕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知道您和镇里的领导们关系都很铁,这不,就想借您点儿光,到您那儿消毒,消毒费好说。”
“我们都是同行,非常时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会帮你想办法。再说,谁叫我老婆和你熟呢,帮你也是看她的面子。”江沐恩突然岔开话题,“对了,阿布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能吃能睡也能干,现在让他配送饲料,每天给他一瓶啤酒,可开心了。我知道一诺很关心他,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的。”余兴和暗舒一口气,庆幸没有将这个傻子赶走。
余兴和走了,王开来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听说这人不地道,嫂子怎么跟他那么熟?”
“以前一诺当场长时就认识他,遇到行情不好时,他就找我帮他卖猪,但他心眼多,唯恐我从中赚了他的钱,总是避开我去要收猪老板的电话,然后就自己私下联系。结果那些收猪老板给他开的价反而更低,他又不得不找我帮忙。我从来没有想要他的好处,可笑的是,一次他送我一部手机,说是特地让他儿子在网上买的,我还以为他良心发现了呢,你猜怎么着?”
“不会是他用过的吧?”王开来问。
“呵呵,还真是。他还装在新盒子里,打开手机一看,通讯录里的电话都没删掉。”
“那阿布呢?”王开来又问,“听你们说话的意思,好像是个傻子?”
“这个……说来话长。”
对眼前的形势,徐一诺也是忧心忡忡。听江沐恩说,这两天,毛猪价格已突破十二块,能涨到什么程度真不好估计,这可是前所未有啊!这样的涨势,更加说明如今疫情极其严重,网上报道都是轻描淡写,实际情况应该是全国已大面积缺少猪源了。如今来拉猪的老板,根本不会再说一百二十公斤的标准,更别提体型如何了,只要有猪,全要。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而徐一诺更直观的感受是,菜市场排骨都买不到了。不过,昨天倒是有好消息。农业农村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是为了稳定民心,也为了缓解市场压力,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大力支持养户发展养殖业。但徐一诺也明白,远水不解近渴,养猪是需要漫长周期的,哪里是说养就养出来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养殖户人心惶惶,都对前途没信心了。比如,眼前愁眉苦脸的孟忆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宽慰他。
“算了,听天由命吧。”孟忆昶叹息,“这些天焦头烂额,昨天是我七十岁生日,我自己没想起来,别人也没有……”
“真对不起,是我的疏忽,迟到的祝福,生日快乐!”徐一诺赶紧吩咐店员,中午多做几个菜,为孟忆昶补过生日。
孟忆昶感慨:“十八年前,我们作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来到南安市,落户在吴宁县,一转眼,我都七十岁了。我还记得,那一年,接待我们的是你的同学,漳河镇书记杜凌云。如今……”
“我订个蛋糕吧,今天补一下,这可是大寿啊!”徐一诺怕孟忆昶感时伤怀,拿出手机给蛋糕店打电话。
午餐时间,徐一诺让大家斟满了酒:“让我们一起祝孟总身体健康,事业顺利,生日快乐!”
孟忆昶一句话没说,含着泪,一仰头,把满满一大杯啤酒喝了个精光。
“非洲猪瘟”,这个在2018年8月份开始进入国人视线的名词,很快就上了热搜榜。2018年8月3日至15日,辽宁沈阳、河南郑州、江苏连云港三个相隔很远的地区,接连发现三起非洲猪瘟疫情。十个月后,疫情几乎遍及全国,据官方数据显示,比较严重的十多个省份生猪存栏量已减少85%以上。
顾名思义,非洲猪瘟是最早在非洲发现的一种危害养猪业的传染病,于1921年首次出现于肯尼亚,20世纪中叶侵入欧洲,蔓延到南美和加勒比地区。2007年以来,在全球多个国家扩散、流行。非洲猪瘟是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动物传染病,其强毒株对生猪致病率高,目前尚没有可用于治疗的特效药,也没有可用于预防的疫苗,一旦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必须对猪群进行扑杀并做无害化处理。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将其列为法定报告动物疫病,我国将其列为一类动物疫病,是重点防控的外来病。非洲猪瘟不是人畜共患,感染猪肉在烹煮处理过程中较易失活,七十至七十五摄氏度加热三十分钟以上,病毒就会被杀灭,也就是说,只要把猪肉煮熟煮透,即使有病毒也会很快失去感染力……
徐一诺每天把关于非洲猪瘟的情况在县养猪协会的几个群里发布,只是偶尔有人回复,大家的恐慌情绪已难能用言语去平复了。正在整理省协会转发的关于召开省2019年畜牧业博览会的文件时,孟忆昶打来电话:“一诺,我在去玉屏镇的路上,遇到了点儿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郭律师,我的手机快没电了……”
徐一诺尚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孟忆昶已挂断了电话。她找到郭律师的电话打过去,郭律师说:“我已经听说了。他欠别人几万块木材款,在法院里挂了几年,也没执行到位。人家把他堵路上了,还报了警。现在法院出面,要他必须还钱,否则就拘留。”
“可是,他现在真的没钱。您知道的,玉屏镇因为疫情,已封锁几个月了,他那几百头小猪如果能够出售,也能卖几十万,但现在卖不了呀!他今天刚从S市回来,火车票都是我垫的钱……”徐一诺恳求,“麻烦您无论如何再帮帮他……”
紧接着她又打给江沐恩:“孟总可能出事了,你能回来吗?”
江沐恩赶到法院,先垫付了一万元钱,才把孟忆昶带出来。晚上,孟忆昶给徐一诺发信息表示感谢。徐一诺回复:“您没事就好。”
放下电话,徐一诺不由黯然,那个曾经叱咤南安市养猪行业的风云人物哪里去了?在这个行业中,还有多少人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记忆如风,恍惚中,徐一诺似乎回到了过往的岁月…… 



作者简介:    




孙明华,三分时时彩理事,三分时时彩会员。荣获第九届金盾文学奖、《啄木鸟》杂志1984——2019年“我最喜爱的精品佳作”奖等。曾在《福建文学》《雨花》《小说界》《啄木鸟》《今古传奇》《海燕》等近百种期刊发表三百多万字。出版和发表长篇小说《暗害》《杏花殁》《湛蓝色的雁群》《授渔记》,纪实文学作品集《印痕》《血色村庄》,二十二集电视剧《青石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