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北极焰火》:看儿童文学讲故事的机巧

发布时间:2020-04-2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韩进

许诺晨的新作《北极焰火》秉承了她儿童小说创作的明亮欢快风格,以独到巧妙的构思,讲述了一段好玩、有事、充满正能量的冒险故事,在儿童小说创作艺术的追求上迈出了新步伐。

《北极焰火》有一个好玩的故事,游戏正是孩子们天性的当然释放。小学生董咚咚突然收到失踪多年的堂姐董菲菲从北极发来的短信,邀请董咚咚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到北极的斯瓦尔巴群岛去参加她的婚礼,费用全包。这是无法扛住的诱惑,对董咚咚和他的同学左拉拉、蒋美丽、欧阳圆圆来说,真是太意外、太激动、太渴望了。他们向学校请了假,一起踏上了北极旅程。用作者的话说,“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的北极之行,竟充满了他们从未想象过的危险和挑战”。

危险来自这是一次极地旅行,北极环境充满未知,险象环生;挑战来自他们发现了“毁灭北极”的阴谋,如何去阻止悲剧的发生,需要勇气和智慧。作者巧妙地将这些危险和挑战自然而然地安置到孩子们本想到北极参加婚礼的好玩旅程中——初见菲菲姐的兴奋、遭遇海冰融化的险情、发现北极地下的城堡、怀疑希望公司的生意、被菲菲姐软禁在船舱……原本轻松好玩的旅程渐渐变得沉重惊险起来,不断“有事”出现,越“有事”越“好玩”,孩子们的好奇心和责任感被激发起来,他们紧张、激动,甚至恐慌、绝望,仍然希望快“出事”,“出大事”,在“大事”面前,方显“少年英雄”本色。

孩子的天性就是这样酷爱冒险,在冒险中表现自己。一颗不安分的心总希望有什么事将要发生,而且越快越好,越奇越好,《北极焰火》正是抓住了儿童读者这一心理特点,让读者在阅读时不知不觉地加入到董咚咚一起探险的队伍里,一颗紧张的心总是提在嗓子眼上,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有预感,自觉有信心,但事情发生时又始料不及,那种似是而非、若即若离的困惑,那种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刺激,让读者爱不释手,一定要和董咚咚一起,将冒险进行到底。然而到了故事结束,作者却没有写完结局,你也许感到不够味、不过瘾,但很快会恍然大悟,原来结局早在每个读者的心里,在每个读者自己的期望里。读者尽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续写人物的命运,因为在一个小说虚构的世界里,什么都可以发生。与其说这是作者讲故事的技巧,我更认为这是作者对读者的尊重。作者邀请读者一起来共同创作这个故事,而不是只有作者给出的一个故事结局。作者一改以往作品大团圆的结局,却创造了一个作者与读者、读者与人物、阅读与创作融为一体的文学氛围。让作品人物走进儿童读者的心里,这是许诺晨儿童小说之所以深受儿童读者喜爱的重要原因。

小说主线是董咚咚和小伙伴到北极参加董菲菲的婚礼,却意外发现有人要炸毁北极地下的甲烷贮藏层,破坏北极生态,危及地球生物,责任感和正义感让他们摇身变成“侦探四人组”,毫不犹豫地投入保护北极的战斗,最终发现站在对面的却是他们的堂姐董菲菲,而帮助他们“破案”的又是董菲菲的未婚夫闻人希;闻人希以自己的生命向董菲菲发出“爱的呼唤”,让她放弃疯狂的计划,结果如何,作者没有写,让读者去思考。另一条叙事线索是摄影家秦怅一行到北极拍摄参加国际野外生态摄影大赛的作品,与同行冤家楚烽狭路相逢,他们在中国摄影界有“南秦北楚”之称,但为教训美国摄影师藐视中国的嚣张气焰,为国争光,他们冒险生命危险,终于在风暴来临的北极拍摄到了“人熊同框”的和谐画面,而秦怅因此再一次处在生命垂危的境地。秦怅有没有死,作品有没有获奖,作者也没有写,还是让读者自己去思考。读者自然心领神会,不仅感叹人物的命运,而且在感叹中有对人性善恶一念间的后怕,有对人间真情不渝的赞赏,更有真善美战胜假丑恶的正能量。这满满的正能量来自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都对友情爱情坚贞的不渝,哪怕需要献出青春和生命也对拯救北极坚定不移,宁可放弃个人名利也要捍卫国家荣誉。作品中的人物就像现实生活中的身边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性格矛盾,但在大是大非面前都有正义感和英雄气概。保护北极,保护地球生态;为国争光,维护国家形象,成为小说鲜明的主题,给人向善向上的力量。

将“好玩”的故事和“正能量”的事件融为一体是小说独到构思的成功尝试。两条主线仿佛两个独立的故事,各有其人物、事件、场景,似乎毫不相干,直到小说结束,也没有交集,就那样自然而来又自然而去。作者有意采取“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交替讲述方式,极大地拓展了小说艺术空间,给读者充分自由的想象,也使整个小说仿佛截取了董咚咚和秦怅各自生活史的一部分,就那样自然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读者不由得要去想象在故事之外发生的事情——董咚咚与董菲菲的堂姐弟关系、董菲菲和秦怅的师徒关系、秦怅和楚烽的同行关系、中国摄影师和外国摄影师的竞争关系,还有董菲菲和闻人希的恋爱关系、董咚咚与同学小伙伴的关系……这些“关系”既在作品之内,还在作品“之外”。

其实,作者是想在以往创作构思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有所作为的,最大的成功在于双线平行结构的构设如何让作品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小说构思上的最大特色,是双线平行结构始终没有交集,像两条铁轨,各有各的方向,但两条铁轨之间,并不见那些如椽的轨枕相连接,仿佛那些枕木都藏到了地底下。这是这部儿童小说构思艺术上最大的亮点,体现了作者大胆创新的艺术追求。小说最后的情节设置在董菲菲和闻人希一对爱人之间的“战争”,通过闻人希之口,揭秘董菲菲日记中的秘密——秦怅是董菲菲摄影的导师!原来如此,两个故事瞬间融为一个整体,只有此时,你才会恍然大悟,作者早在小说第一章第一节故事开头就埋下了伏笔,那就是董咚咚收到的董菲菲发来的那条“北极短信”:邀请董咚咚和小伙伴们到北极参加她的婚礼;婚礼地点在北极圈内的斯瓦尔巴群岛,北纬85度。这是故事情节的出发点也是故事结束的终结点,整个故事简单一句话就是董咚咚和小伙伴们从学校出发到斯瓦尔巴群岛参加堂姐婚礼的冒险旅程。

“斯瓦尔巴群岛,北纬85度”将两个互不相干的事件——青年摄影师秦怅参加国际野外生态摄影大赛和董咚咚参加堂姐婚礼联系在一起,再以董菲菲的未婚夫闻人希的“日记揭秘”与开头的短信内容呼应,同时在第十二章第一节的《照片上的疑点》中,有意突出董菲菲房间里的摄影照片上的一行注释小字:北纬81度,摄于斯瓦尔巴群岛。作者就是这样精心构思布局,将深藏人物内心的“心结”作为结构小说的“扣子”,将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事件紧紧“扣”在了一起。当读者恍然大悟,发出“原来如此”的惊叹时,也为作者巧妙独到的构思和讲故事的技巧所叹服——原来一条短信内涵了整个事件的全部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