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蚌埠作家李楠微电影剧本《摘石榴》刊于《中国作家》杂志

发布时间:2020-04-01  来源:三分时时彩  作者:三分时时彩

蚌埠青年作家李楠的微电影剧本《摘石榴》刊发于《中国作家》杂志2020年第4期影视版。






佳作欣赏





摘石榴(节选)
李 楠




片 头


山村  早上  外

一曲《百鸟朝凤》的唢呐声,催开了东方满天的云霞。

唢呐声停,粗犷的锣鼓声又骤然响起。

空镜:群山逶迤,云蒸霞蔚,山村里呈现出一排排整洁的农民新居。

锣鼓声中推出一片果实累累的石榴园,园中走出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姑娘挎一篮石榴,笑盈盈地手搭凉棚四处看了一下,然后放下篮子演唱起家乡民歌《摘石榴》。

姑娘一段唱完,榴园的另一端立即有人接唱,姑娘回头望去,只见一小伙子正朝她走来。姑娘微笑着迎过去,俩人牵起手,脉脉含情的眼睛相互对视着。

推出片名:摘石榴



1.村委会  早上  外/内


蔚蓝的天空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五星红旗下是村委会漂亮的小楼。

二楼的楼梯间东面一间是村长室,楼梯间西面一间是村支部书记室。

村支书刚子在室内边拖地,嘴里边哼着民歌《摘石榴》。

电话铃声响起,刚子直起身子擦把汗,放下拖把去接电话。

刚子:喂,您好,我是刚子。哦,王书记啊。修路的事没问题,我保证!对,这两天就开工。啥?中央媒体要来采访?哦哦,我知道了,好的,好的。

刚子放下电话怔怔地看着窗外。

刚子:我的天哪,昨天省台来访,这央视又要到,如此看来,咱村是不想出名都很难喽。

电话铃声又响,刚子急忙走过去接听。

刚子:您好,请问......(大笑)哦——老婆呀,有何吩咐?

刚子突然神情骤变。

刚子:什么?爸不同意拆除?嗨?他不是很积极的吗?啥?你跟他闹翻了?

刚子张大嘴巴愣愣地看着窗外。

刚子:哎哟我的妈呀,老婆,你千万不能由着性子来。跟爸说话,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然,他那倔脾气一上来,咱这修路的计划可真得要完完了。

刚子拿起桌上茶杯喝了口水。

刚子:你说什么?让公路改道?绕过咱家石榴园?老婆,你在说笑话吧?如果能改,我还让你做爸思想工作?老婆,我可告诉你,王书记那里,我刚做过保证!什么?哎哎,你听我说,听我说。咱要冷静,冷静,待会我再找爸谈谈。

刚子放下电话愣愣地看着门外自言自语地摇着头。

刚子:我这个老丈人,简直拿他没办法。昨天还夸咱美丽乡村计划做得好,今天一听说修公路要穿过他心爱的石榴园,嗨?立刻就变了脸,你看这小农意识多强。不行,村村通公路是人老几代的共同心愿,说一千道一万,咱也不能变!

办公桌上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苦笑笑。

刚子:又是哪位大神。

刚子拿起手机。

刚子:喂?嗨哟,刘部长啊,我知道了,知道了。好的,一定做好迎查准备!

刚子没放下手机,电话又响了,他赶忙又抓过电话接听。

刚子:您好,什么?收废报纸?

刚子苦笑了一下。

刚子:我说你凑啥热闹啊?待会再说。

刚子放下电话“呼拉”了一把头发,愣了一会冲着门外大喊。

刚子:亮子——

亮子在村长室应声而出跑到书记室门前。

亮子:刚哥,啥事?

刚子:三叔去哪了?

亮子:在文艺队组织排练。

刚子:你去把他找来。中央媒体这几天也要来采访,咱得先议论议论。

亮子愣了一下。

亮子:刚哥,你说啥媒体?

刚子:中央媒体!

亮子:哎哟妈呀,咱要上央视啦?

刚子显得不耐烦。

刚子:哎呀先别得意,快去!



2.排练大厅  日  内


排练大厅里,三叔在指导文艺队排练泗州戏。

强子和桂花在锣鼓声中对唱。

强子:(唱)

来来来,看今天,

水清清,天蓝蓝。


桂花:(唱)

蜂追蝶,百花艳,

鸟儿鸣,蛙声甜。


强子和桂花:(齐唱)

美好乡村是我家,

康庄大道在眼前。


唱腔和乐器声止,三叔鼓掌。

三叔:哎,这就对了,要把咱建设美丽乡村的热情和积极性唱出来,表现出来。好,咱们接着来。

三叔招下手,乐器声响起,郝运来出现在门口,三叔一见走过去。

三叔:哟,哥,你有事?

郝运来看着三叔,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郝运来:兄,兄弟,听说村里修公路,要,要动我那石榴园?

三叔一愣。

三叔:不是动,而是要整体拆除!咋得了?

郝运来苦笑笑。

郝运来:能不能改个道,绕过那园子?

三叔:绕?怎么绕?那是政府统一的大规划,你说绕就绕了?

郝运来:就没一点商量余地?

三叔摇头。

三叔:没有。哎哥,你一向工作积极,思想进步,怎么一牵涉到自家的利益,你就小气了呢?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

郝运来苦不堪言地看着三叔。

郝运来:兄弟,你不知道我的心思,我是......

三叔没等郝运来把话说完就一扬手。

三叔:你是什么?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回去准备准备吧。

三叔说完头一扭转身走了,郝运来一看十分不满,当即大怒。

郝运来:你什么态度?!



3.村部  日  内/外
村部书记室,刚子在低头大声接电话。
刚子:喂,王书记,跟您汇报。我们刚开了个支委会,大家一致表示,请镇领导放心,在建设美丽乡村的事上,我们绝不会有半点含糊。对,任何人也阻挡不了,哪怕是咱亲爹......
刚子一抬头看了一眼门外,只见郝运来就站在办公室门口,他即刻起身“嘿嘿”笑了笑,然后对着电话小声说。
刚子:王书记,泰山压顶,咱等会再说。
刚子挂了电话,他笑笑看着郝运来。
刚子:爸。
郝运来瞅着刚子,他愤怒地一转身走去,亮子从楼下跑上来迎面碰上。
亮子:哟,老叔。
郝运来不搭理,气冲冲地下楼,亮子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
亮子:嘿?老叔咋的啦?



4.文化大舞台  日  外

文化大舞台上,红英在指导姑娘们排练歌舞《摘石榴》。

歌声起,红英做手势,姑娘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一曲结束,姑娘们累了,“嘻嘻哈哈”地找地方落座。

红英也找个地方坐下休息,姑娘们立即围了过去。

姑娘甲:哎?红英婶子,听说您当年也和老叔下过扬州?

姑娘们一听即刻“哈哈”大笑起来。

姑娘乙:对,婶子,你和叔是怎么下扬州的?说来让我们分享分享。

姑娘们:哈哈哈,对,分享分享!

红英看着姑娘们笑笑。

红英:真想听啊?

姑娘们齐声应。

姑娘们:想听——

红英微笑着眯起了眼睛...... 


5.石榴园  日  外

郝运来在呆呆地看着石榴园,他捏过一根枝条在小声说着什么。

一个农民路过,他停下脚步看着好运来笑了一下走去。

广场那边传来清脆悦耳的《摘石榴》歌声。

歌声由弱变强,郝运来的眼前浮现出了二十年前的一幕幕场景。

(闪回)

青年红英在园里摘石榴,青年郝运来悄悄走到园墙边向她投去一个小坷垃,坷垃击中了红英的头,红英当即捂着头四处观望。

红英看到了蹲在墙边的郝运来,她随手捡起一根树条奔过去就打。

郝运来立刻举手投降,红英仍然不依不挠地抽打,打得郝运来“嗷嗷”直叫。

红英“噗嗤”一笑转过身去,郝运来迅疾起身抱住了红英。

红英奋力推开了郝运来,郝运来愣愣地看着红英。

红英捋起衣袖让郝运来看受伤的胳膊,郝运来惊讶不已。

红英又提起裤脚让郝运来看受伤的腿,郝运来格外震惊地看着红英。

《摘石榴》歌声戛然而止。

(现实)

刚子来到郝运来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

刚子:爸。

郝运来转过身,他低头沉默了一会。

郝运来:刚子,这个园子真不能拆。

刚子愣了一会。

刚子:爸,怎么就不能拆了?

郝运来看了刚子一眼,低着头走了,刚子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大声呼叫。

刚子:爸——您说话啊——


6.文化大舞台  日  外

文化大舞台上,姑娘们依然围在红英身边听故事,红英看着姑娘们笑了笑。

红英:后来呀,后来我们就打工去了。

姑娘甲:去哪啦?咋走的呀?

姑娘乙:是私奔的吧,婶子?

姑娘们又是一片笑声。

姑娘丙:快给我们说说细节。

众姑娘:对,说细节!

红英的眼睛看着天空回忆着。

红英:那是个夕阳西下的傍晚......

(闪回)

青年红英向青年郝运来奔去,俩人拥抱在一起。

青年郝运来在码头上招手呼叫着对岸的船家。

对岸的水面上摇来一叶小舟,船家大声问话:“去哪儿——”

郝运来:扬州——

船家“哦”了一声,将小船飞也似的划了过来。

郝运来拉着红英一同上了小船,二人坐定,红英睁大眼睛看着家乡,郝运来也愣愣地看着红英。

郝运来:咋得了?

红英摇摇头笑了,然后深情地投入了郝运来的怀抱。

小船向远方驶去,《摘石榴》歌声再次响起:“一下扬州再也不回头......”

(现实)

姑娘们唱起“呀儿哟,呀儿哟,一个一个呀儿哟,一下扬州再也不回头......”

三叔突然匆匆走来,他看着红英喊。

三叔:我哥去哪了?

红英:不知道啊?怎么啦?

三叔:还怎么啦?就你们家事多!

三叔说罢又转身匆匆离去,红英不解地看着他。

众姑娘:嗨?三叔怎么啦?


7.淮河边  日  外

郝运来站在河边,他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画外音:“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我和红英从扬州回到了家乡,红英爸妈将那片石榴园交给了我们。一晃三十年过去。可今天我,我要是将那片园子给毁掉,你说我还咋做人啊!”

刚子步履沉重地走过来。

刚子:爸。

郝运来转过身,面带愧色地看着刚子。

刚子:爸......

郝运来苦笑笑。

郝运来:刚子,不是爸不支持你,昨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就觉得吧,这个园子一旦毁了,我真是对不起咱列祖列宗......

郝运来说着蹲下身子难过地捂着脸,刚子也蹲下身子扶摸着郝运来。

刚子:爸,当初讨论美丽乡村计划的时候,您是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的。可现在要落实了,需要咱家做出点牺牲,您又不肯了。爸,您这么易反易复的,还让我这个书记咋干呀?

郝运来一听不高兴了,他看着刚子。

郝运来:你说这话啥意思?我总不能为了你的乌纱帽而丢掉做人的本分吧?

刚子立刻站起身。

刚子:行,如果您实在不肯,那我就去辞职,向广大群众谢罪!

刚子说完转身就走,郝运来看着他的背影大声嚷道。

郝运来:赵刚子一一你翅膀硬了是吧?!

  ……



作者简介



李楠,三分时时彩会员,蚌埠市作家协会会员。电影剧本《好人阿三》在第三届安徽省电视电影剧本大赛中获得优秀创意奖;与李建设合作编写的《映山红》和《手机不是爹》电影剧本分别被安徽省委宣传部评为2015年和2016年安徽省省级文化强省建设“四个一”文化品牌重点项目。2016年担任电影《手机不是爹》执行导演,2017年担任电影《映山红》的执行导演。电影剧本《小丫山杏》刊登在《中国作家》杂志2018年第五期影视版,并荣获首届蚌埠社科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