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作家张尘舞中篇小说《阿迪虎的欢乐颂》发《雨花》

发布时间:2020-03-19  来源:三分时时彩  作者:三分时时彩

作家张尘舞中篇小说《阿迪虎的欢乐颂》发《雨花》2020年第3期。



《雨花》2020年第3期目录


短篇小说

山中故事 / 陈应松

一片大雪花 / 李国彬

若无疾,若无影 / 蔡测海


长三角青年作家联展

编者按

锦  瑟 / 汤成难

相  聚 / 徐  畅

巴山夜雨 / 朱  个

欢乐颂 / 张尘舞


散文现场

庚子年葬花词 / 李修文

随园与《随园食单》/ 余  斌

谁洗百年忧

——闲读历史之宇文虚中 / 李郁葱

用色彩舞出生命的绚丽 / 吴晓明


阿迪虎的欢乐颂

张尘舞


1

无城最繁华的街道是十字街。

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车辆往来穿梭,各大商场前的广告牌炫着诱人的灯光海报。可只要注意从街道两旁的巷子望过去,便能看到大片文静内敛的瓦房。

那些瓦房谢绝喧闹,沉默又压抑。

青石砖,黑瓦房,墨绿藤蔓,偶尔会有掉入颈脖的壁虎……这个小城像位浓妆艳抹穿着旗袍跳华尔兹的乡下女人,一半是烈焰,风情万种。一半是海水,波澜不惊。

住在那片瓦房中的阿迪虎,时常打着赤膊晃动着硕大的肚子游荡在十字街,十字街的流光溢彩令他目不暇接,头顶白花花的太阳,还有几片浮云,阿迪虎裂开嘴,满足地笑,他喜欢繁华热闹。

穿过马路时,一辆横冲直撞的奥迪“吱”的一声在他身前刹住,车主摇下车窗探出头,一见是阿迪虎,对他大声吼道:阿迪虎,你想讹诈我啊?

阿迪虎“嘿嘿”笑了两声,往一旁让了让,奥迪车主想了想,又把头探出窗外,问:阿迪虎,你今天跟你妹妹睡觉没?

阿迪虎瞪大眼睛,打着赤膊的肥肉抖了抖,磕磕巴巴地说:你……你流氓。

奥迪车主哈哈一笑,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阿迪虎站在路边怔怔地望着远去的奥迪车,前方空中几架塔吊机正在转着圈,好像一把枪对着街道瞄准射击。阿迪虎乐了,忘了奥迪车的耍流氓,随着塔吊机的转圈配合着作出被击中的模样,双手捂住胸口,张大嘴巴垂死挣扎……路人皆哈哈大笑,路灯上立的几只麻雀呼啦一下飞走了,又呼啦一下子飞回来,像是阿迪虎抛出的一堆堆心事。

阿迪虎怎么会有心事呢?他不过是个智障。

音籁琴行的大厅里,突然响起的琴声如展翅欲飞的蝴蝶,扑进阿迪虎的耳中,阿迪虎立即为之一振,收回目光,表情严肃地奔向琴行。那是《欢乐颂》,琴行方老板目不斜视地坐在钢琴前,手指在琴键上跳动着——他只会弹奏这么一曲。

一曲奏毕,方老板深吸一口气,不用回头,他知道阿迪虎站在琴行玻璃门那里。阿迪虎每日都会掐着点来琴行看他弹琴,雷打不动。方老板每日只有阿迪虎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听众,虽然不屑,却也聊胜于无。

已有学生进来学琴,琴行聘请的老师们也陆续来上班。方老板站起身,准备去忙活。

阿迪虎忽然说:白的就52个,黑的也就36个,不咋难呀,你天天就弹一首,丑不丑?

方老板瘦瘦长长的脸拉了下来,一张驴脸。他上前踹了阿迪虎一脚,骂道:不咋难你狗日的来弹啊。

阿迪虎咧嘴笑了,歪着头说:弹就弹,你舍得?

琴行里送孩子来的家长们乐了,都起哄说,方老板舍得,阿迪虎你要是弹不出来,你就跳个肚皮舞。

阿迪虎指着方老板说,那我要是弹出来,他跳不跳肚皮舞?

众人笑的更大声了,方老板拉着脸大声说,你弹出来我就给你五十块钱。

阿迪虎揉了揉鼻子,把手在肚皮上擦了擦,他不敢坐在方老板的琴凳上,站在钢琴前缩着脖子试探地看了眼方老板,认真地说,那我可真碰你的琴了?

阿迪虎伸出黑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琴键,又瞥了眼方老板,见方老板没什么反应,便放下心来,深吸一口气,双手各探出一根指头,二指飞轮,如练二指弹般冲琴键戳去,一曲《欢乐颂》竟在这两根指头下缓缓流出……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方老板也惊愕地张大嘴巴,阿迪虎如一个隐于暗处的刺客,展露出来的本领让人震惊。阿迪虎弹完《欢乐颂》,满不在乎地昂起头,嘿嘿地冲方老板笑。方老板半晌才说出话来,他说,阿迪虎,看不出来你这个傻子居然真会弹钢琴。

阿迪虎有些生气,冲他伸出手说,你输了。

旁观者都起哄帮着腔,方老板翻了翻白眼,掏出一张五十元递给阿迪虎,粗声粗气地说,给你买肥肉吃吧。

方老板的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店外进来,黑着脸叉腰站在那里,方老板抬头瞧见老婆,背后冷汗直冒。

阿迪虎喜滋滋地接过钱,用手背抹了一把鼻涕,结结巴巴地说:不……不买肥肉,留着买手机买火车票……

阿迪虎生怕方老板反悔,他攥着钱,鞠着身子冲门口挤去, 黑胖的脸上折出许多和颜悦色的细小皱纹。方老板讨好地冲老婆笑,骂道:没想到啊,这狗日的记忆力还真好。阿迪虎挤出门外,拍着肚皮回头冲方老板吐吐舌头俏皮地笑了笑,继而又一脸严肃地抬手行了个胡乱的军礼。

十字街向西,便是临湖路。

临湖路没有湖,却是清一色的手机店。其中有家门脸悬着一只巨大的残破苹果,大幅玻璃门清亮逼人,阿迪虎在门前顿住脚步。站在门外犹豫了半晌,阿迪虎终于鼓起勇气,打算推开门近距离好好瞅瞅那些手机、电脑、ipad等电子产品,突然身后有人喊他:阿迪虎,你又想挨骂?还不回去看好你妹妹,准备做中饭……

是蔡勇。蔡勇大高个,细胳膊细腿的,穿着纯棉白背心和一条棉布短裤,脚趾夹着蓝拖鞋,瞪着一双凸起的青蛙眼,对阿迪虎说:你每天都来瞅手机瞅手机,你买得起吗你?许老板见你都烦了,你影响人家做生意。再说,你就是买得起,你打给谁呀?

穿着棉质宽松套衫的手机店许老板踱步出来,微笑着对阿迪虎说:想看的话,进来看。

阿迪虎不理蔡勇,也不搭理许老板。

蔡勇恼了,上前冲他翻了翻白眼,将手里的方便袋塞给他,说:别看了,赶紧滚蛋。

阿迪虎打开方便袋,里面是一条五花肉和几个苹果,他揉了揉鼻子,用油腻腻的脏手伸进裤裆里捣鼓几下,摸出150块钱,咧嘴开心地笑着说:100块,背猪肉挣的……50块,我赢的。

蔡勇抬脚轻轻踹了他一下,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别总把钱藏裤裆里,恶心不恶心呀。

阿迪虎张开五指抓了抓头皮,哈哈大笑。

蔡勇又说,快回吧,小心肉臭了。说完走了几步,回头交代说,明儿别来了,你总往人家手机店里跑,许老板还要不要做生意啊?你把人家顾客都吓跑了。

阿迪虎歪着头,带着一脸纳闷不解,他为什么会把人家顾客吓跑?他不就身上脏点嘛,他又不跟别人抱抱……

蔡勇不再理会他,朝自己的理发店走去。蔡勇的理发店夹在装修高档的各色手机数码电子产品店中,显得很特别,他的门脸子上头用木头拼成“理发”二字,店里摆放着一组酱红色木头沙发,门口摆个老式脸盆架子,也是木制的。店内四壁粉刷雪白,左右墙壁各贴一张林青霞的彩色画报,那是他特地从百度图库中挑选出来的照片,找人制作出来的——他看不上现在的明星。其实蔡勇看不上的东西很多,譬如他也看不上理发师这个职业,可是他偏偏成为了一名理发师。他还看不上阿迪虎,阿迪虎是个智障,可他却和阿迪虎是同班同学。

很多年前,他和阿迪虎小小的身影,背着书包一道走去学校,阳光明媚,空旷的操场中央,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时候的阿迪虎,日子过的还是很不错的。他的父亲未死,母亲没疯,妹妹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老拳师外公每日在院子里舞得虎虎生威……蔡勇每次来喊阿迪虎上学时,阿迪虎总是憨厚地一人背起他们俩的书包,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蔡勇每日都来约成绩倒数的阿迪虎一同上学,将其他同学鄙夷的目光抛到脑后。他们一路打打闹闹,遇狗打狗,遇猫捉猫,待进入校园时,早读都已结束。班主任板着脸站在班级门前,他们弓起身子快速奔跑,穿越学校那排光斑闪烁的樟树树丛,怯怯地站在班主任面前。班主任伸手冲他们一挥,将他们罚站在教室外的走廊处。

待班主任进教室上课时,他和阿迪虎立即蹲下身体在地上玩蚂蚁,玩得津津有味时,一转头看见校长来巡视,他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阿迪虎动作麻利地从裤兜掏出半支铅笔和几张废草稿,趴在窗台上装模作样地演算着题目。待校长慢慢走近,阿迪虎还把头探进教室,用特别渴望求知的眼神望着黑板,嘴里还跟念着:“播种,施肥……”

阿迪虎那阵势,简直就是一副希望工程宣传画面:没钱去读书,只好偷偷地站在教室外面偷学知识!

场面凄惨!

朝他们走来的校长果然被镇住了,他很温柔地踹开门,对班主任说:孩子犯错误了,也不可以剥夺他们学习的权利啊!我们的责任就是给他们营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怎么能让他们站在外面学习呢?瞧,多用功的孩子!不能就这么糟蹋了!

班主任无言以对,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他俩慢悠悠地踱进教室。

这事令蔡勇震惊,以至于后来所有人都认为阿迪虎是智障,只有蔡勇不信。


作家简介

张尘舞,原名张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2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第八届全国青创会代表。
出版《流年错》等7部长篇小说,两次获得安徽文学奖,在《钟山》《北京文学》《小说月报原创版》《山花》《清明》《广州文艺》《啄木鸟》《青年作家》《文艺报》等刊物杂志上发表中篇小说、散文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