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  >   米汤开花

米汤开花

发布时间:2019-10-10  来源:三分时时彩(公众号)  作者:祝越

米汤开花(精彩片段)

风声像一群被撵得到处跑的小老鼠,见到缝隙它们就钻,吱吱吱,呜呜呜,它们在门缝窗缝瓦缝里叫唤着。王小菊给小米粒添加着衣服。听着不远处隐约传过来的钟鼓声,小米粒,两条小腿一蹬一踏地,“锣鼓响,脚板痒,妈,你快点啊,打五猖就要开始了!”。王小菊使了很大力气,集中精神,才帮着小米粒扣上背后的棉袄罩褂的纽扣,又给她戴上了棉帽,她觉得自己心跳过速,浑身绵软,人似漂着,手上没有一点劲,她真想像在省城一样,上床,钻到被子里,把自己掩盖起来,不去管这天地间的风雪,可是,今天,她知道,她不能,这样想着,三年前的那场雪好像又不可阻挡地下了起来。
那天,一早起来,天雾朦朦的,一直不散,积攒着,是天黑时分才下起雪的,先是细小的绒毛,越织越大,雪片似的。菜市场零售区里,像他们这样的小摊位都早已收摊子了,市场上的人也明显少了起来。王小菊收拾着摊位上的东西,那天生意不错,只剩下两棵圆白菜,几个白萝卜没有卖掉。四岁的小米粒全身上下裹得像一棵胖大包菜,被章翠兰艰难地抱在怀里。王小菊一边清点着放在纸盒子里的零钱,一边对章翠兰说,“妈,你让小米粒下来走嘛,老抱着多累呀”。小米粒一听,立即颤动着两条腿,说,“不嘛,不嘛,奶奶抱,奶奶抱。”章翠兰来省城有半个月了,主要是帮助儿子媳妇带孩子,因为腊月之前是他们最忙碌也是生意最好的一个月,所以夫妻俩就请了章翠兰过来。章翠兰每天负责照看孩子,另外就是烧好一日三餐吃的,给王小菊减轻了不少压力。
当王小菊收拾好摊子时,在外面送菜的范团结也开着电动大三轮车回来了,像往常一样,章翠兰抱着小米粒坐在后面车厢里,王小菊和范团结一人半边屁股挤在驾驶座上,一家人准备班师回营了,虽然他们租住的房子离市场不过几百米远,但每天这样的仪式还是让他们觉得很享受的。这时候,天空上的雪花越飘越大了。车没开出去几步远,王小菊的手机响了。一家关系户饭店让她给配送去几筐菜去,要求马上就送。
听着王小菊的通话,范团结就停下了车,看着她。王小菊迅速地在心里算了一下,这跑一趟利润能有几十块钱,自从租了摊位又买了大三轮,他们的经济压力很大,几十块钱也是钱哪,关键是,为了做好生意,他们也学着别的大摊位的做法,往城区各个饭店配送菜,好不容易联系了几个,如果刚一开头就不能满足客户要求,失去信誉,以后怕就不好做了。可是,这铺天盖地、纷纷扬扬的大雪,下的一派兵慌马乱的样子,再让忙了一天的范团结出去送菜她心里也不落忍。
倒是章翠兰说话了,“哎呀,这么大雪,就那么点菜,算了吧,多不安全呀,生意什么时候不都有得做嘛。”
章翠兰这样一说,王小菊反而不再犹豫了,她有些生气章翠兰时时事事都拿主意的样子,更可气的是,范团结也时时事事都听他妈的,就说结婚时,在他们新房门口,章翠兰愣是不让贴范冰冰的美人画,非得改成土得掉渣的胖小子大鲤鱼,事情不算个事情,可是老是这样总让人不爽。就在前两天,王小菊还和他们娘儿俩有过一次大大的不愉快。事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天市场管理人员来到他们摊点,向他们介绍一种市场内部使用的结算卡,也就是顾客在他们这里买了货,不在他们这里付钱,而是在市场结算中心结算,主要是解决大宗批发商和顾客之间钱款安全和信用问题。王小菊当场就要办一个。章翠兰恰好在旁边,她插嘴说,“钱放在自己身上不好么,还要放在别人手里。”她这样一说,范团结也跟着表达不同意见,他说,“我们也不是大户,那点小账还要跑来跑去?”气得王小菊一屁股坐在菜堆上,她也不顾章翠兰就在当面,指着范团结说:“你这人就是没有一点长远眼光,没有一点雄心壮志,我们现在是小户,你就不想着慢慢做成大户?这市场上,有几个开始就是大户,不都是慢慢做起来的?你就是没有一点想法!”骂的是范团结,但章翠兰脸却黑得像一颗紫茄子。
所以这个时候,王小菊一看范团结那犹豫的神情,她就来气了,她搡了搡范团结说,“要不,我去送吧,反正货也不多。”她说着,去夺范团结手上的方向盘。
范团结这回立场倒坚定了,把她推到一边说,“还是我去!”
章翠兰一边抱着小米粒下车,一边忧心忡忡地对范团结说,“你慢点啊,你慢点啊!”
风雪中,三个女人看着范团结开着三轮车装好了菜,慢慢往菜市场大门外开去。章翠兰嘀咕了一句,“雪这么大,车不好开啊,团子的眼睛又不大好。”她边说边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王小菊。王小菊知道她是心疼和担心儿子,她心里想,这老太太,自己的丈夫自己能不心疼,但是做生意有时也没有办法呀。她这样想着,忽然说,“我陪团子吧,我去陪团子吧!”
王小菊往前跑几步,追上三轮车又挤在驾驶座上,在章翠兰担忧的眼神里,和范团结一起开着大三轮去送菜了。
那家饭店有点偏,还在北三环,近乎是郊区了,当然,不是位置偏远,这种生意也轮不到王小菊这种小户来做了。送完了菜,结了账,他们就往回赶。雪越下越大,路边绿化带里的树叶上都顶着厚厚的一层白,路上的车辆稀少了,马路上的雪被车辆轧成一滩滩的黑水,四处飞溅。雪花模糊了眼前的视线,他们的电动三轮车两侧没有安装封闭式车玻璃,雪花从两侧飘落到他们脸上,两人的眼睫毛上,头发上很快也顶了一层白,车灯昏黄,只照到眼前几米远的地方。车子非常难开,王小菊开始后悔做这趟生意了。她大声对范团结说,“前面一点都看不清,你开慢点!”
范团结点点头,“知道呢。”他说着,还冲王小菊笑了笑。
是的,后来,王小菊一直记得,那时候范团结还冲着自己笑了。范团结菊花样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王小菊就听到“砰”地一声巨响,接着,她和范团结就同时惊叫了一声,他们的车飞了起来,他们的身体也飞了起来,他们飞得很高,飞得像雪花一样纷乱。王小菊记得自己还扭头看了一眼范团结,他使劲地推了自己一把,脸上的神情雪花般一片片掉落。一直掉落到雪地上。
王小菊觉得自己眼睛上蒙了一层黑纱,她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也没有觉得疼痛,她想张开嘴喊一声范团结,但嘴巴张不开,手也抬不起来,朦胧中,她好像看见一个黑影在纷乱的雪花中晃动,黑影推了推她,用皖北侉腔叫了一声“妈呀!妈呀!”随后那黑影就消逝在雪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