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  >   荞麦

荞麦

发布时间:2019-10-10  来源:三分时时彩(公众号)  作者:陈安伟

荞麦(精彩片段)

秋豆子腆着滚圆的肚子,黄澄澄的铺在大刘村的湖地里,弯腰割豆的荞麦像嵌在田地里的一幅画。在这幅画的周围荡漾着秋天的丰富多彩,飞翔的鸟儿、金色斑斓的树丛下埋头吃草的牛羊。荞麦来不及欣赏身边的景色,她沉浸在秋收的巨大喜悦和紧张的忙碌之中。她要赶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把秋庄稼收完。太阳升起一竹杆高的时候,荞麦已经把一亩地的黄豆割的还剩饭桌子那么大。

村里人都夸荞麦能干,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荞麦四点钟就起床了,荞麦烧好全家的早饭之后用毛巾裹了两块油馍和咸菜,外面再套上塑料袋就到田里割豆子了。
天还没亮,荞麦吃不下。大妹燕麦天生残疾,右手不但长了六个指头,就是整个右胳膊也不能抬起来。娘患脑溢血已经卧床好几年了,吃喝拉撒都要人侍候,农活最忙的时候在外做泥瓦工的父亲才能回家忙几天。家里家外都靠荞麦一个人张罗,为了不落后别人家,荞麦总是起早摸黑干活。虽然妹妹燕麦十五岁了,可心智身高却还没有十岁的孩子发育的全。按照年龄来说,燕麦应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可是不知道是祖坟风水有问题,还是遗传基因问题,燕麦啥事都不会,什么事都要荞麦手把手教。不像荞麦聪明伶俐,看什么会什么,要不是家里穷,荞麦考个中专师范是没问题的,1988年初三的最后一学期,荞麦自己主动退了学。班主任上门劝了三次,荞麦死活不去学校了,她知道考上了也没钱,还不如早早退学给父亲搭把手。留下钱给弟弟小麦读书也是父母的意思,虽然父亲没当着荞麦的面说,可荞麦已经从父亲迟疑着不肯给学费的眼神中看出了难处。小麦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又是老幺,以后要给田荞麦家撑门户,荞麦读书成绩再好以后还是嫁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大刘村老少爷们都认这个理儿。荞麦不是不清楚。前村的张蓉蓉复读两年,荞麦也不妒忌,人家老子毕竟是村里的大队书记,有钱有地位,即使读书再不开窍,考不上学校也能在乡里找份工作。比荞麦多读两年书的蓉蓉到底没考上学校,后来被她爸安排到村小学当了代课老师。村里人最不服气的就是瑞华,瑞华说论水平荞麦最行,蓉蓉不是开后门固定当不了老师。瑞华和荞麦蓉蓉都是同学,这番话是瑞华背着蓉蓉在荞麦面前说的。荞麦说好歹蓉蓉是初中毕业了的,以前教我们的胡二玲还初中没毕业呢,能不能教是他们老子说了算,大刘村人能咋地。瑞华说,村书记能当一辈子?说不定那天犯错误倒台了。荞麦捶了一下瑞华脑袋说,蓉蓉和我们是同学哩,可不能说蓉蓉坏话。瑞华知道荞麦心思,转了话题,顺便帮荞麦家的菜园子浇了水,装作路过顺便帮忙的样子走了。瑞华怕荞麦多心,每次帮忙都是恰到好处的出现,瑞华想让荞麦出去做工,荞麦不是没动过心思,可是家里的农活和卧床的娘交给谁呢?瑞华说外面世界大,不像农村只种地,没出息。荞麦打算等父亲回来和父亲说说看。
这几天,她要紧赶紧的忙几天,再熬几天秋收就结尾了,荞麦望着远处的田野想。
一块地的豆子总算割完了,荞麦的腰已经酸疼酸疼了。最后一棵豆子割完荞麦扔掉了镰刀,一屁股坐到草地上。柔软的蒲草轻抚着荞麦的屁股,荞麦松了一口气,天气晴好,明天所有的秋庄稼都收完了,她荞麦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突突,”“突突。”远处的田埂上好像是父亲开着拖拉机来了。荞麦有些惊异,父亲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拖拉机近了,果然是父亲。父亲一个健步从拖拉机上跳了下来,50岁的父亲身手显得很矫捷。荞麦亲热的喊了声“大。”
父亲应了声“哎”。父亲田半亩的脸黑瘦黑瘦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好像一宿没睡觉。荞麦有些心疼说,大,你咋回来了?父亲说工地上本来说不给请假了,可是前天工地上脚手架倒了摔死两个人摔伤三个,黑心老板跑了,工地停工了。父亲叹口气,荞麦知道父亲大半年的工钱还没讨到,这次老板跑了,父亲的工钱几乎没有指望了。
母亲的药钱,大弟的学费,全家的生活费都没有了着落,就这么几亩地的收成,勉强糊口。荞麦觉得该和父亲提出去做工的事了。
听父亲说完,一时间荞麦的心里既难过又觉得高兴,好在父亲没有出事,荞麦对着愁眉不展的父亲说,我正愁这秋庄稼怎么收呢,您回来可搭把手了,要不拖拉机还得找瑞华哥开,瑞华哥从外地做工回来了。
荞麦想把话往瑞华身上说,然后自然而然的说做工的事也算顺理成章。可田半亩却没接荞麦的话,他灰着脸叹口气,倒霉,今年遇到这件事!荞麦说啥倒霉,人没事就是运气,这是咱家烧了高香了,大,你别憋屈着钱的事,咱有力气挣。
田半亩本来认为女儿会和他一样愁往后的日子,没想到荞麦这么说。田半亩灰暗的脸立即有了鲜活的笑容,尽管他知道对不起荞麦,没让荞麦继续读书,可荞麦从来不说,荞麦就像个家庭主妇一样管着家里家外。荞麦过完年就19岁了,田半亩觉得要给荞麦找个好人家。不能随随便便嫁个人,荞麦读了书的,这一点和大刘村的其她女孩是有区别的,除了张蓉蓉,胡二玲村里再没有女孩子读过书了,光这一点,荞麦就占了头等地位,加上长的脸蛋俊,身材有样,找个好人家肯定没问题。田半亩心里很自信,看着荞麦别致的身板出了一会儿神,可是,当田半亩想到躺在床上的老伴时,不由得又没了信心。荞麦娘现在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清楚,不是荞麦娘这些年闹下病,田半亩家的日子在大刘村多少也过得去,一个病人拖死一家人。田半亩一边干活一边思来想去,荞麦到底是小孩子家,愁归愁,一会就没事了。父亲回来了,18岁的荞麦心里踏实了脸上充满了喜悦,干活更带劲了。不一会儿爷俩就把田里的豆子装完了。装完了豆子的荞麦忍不住俯身采起野菊花来。田埂上的野菊花金灿灿的开的到处都是,荞麦挑了几丛颜色鲜亮朵大的野菊花,摘回去娘可喜欢了。荞麦知道娘也爱花,娘虽然不说话可娘心里啥事都明白,荞麦把摘下的花抱在怀里。
抱着野菊花的荞麦样子更好看了,田半亩觉得女儿遗传了七妹的基因,七妹是田半亩的妹妹,荞麦没见过,七妹离家出走的那一年田半亩25岁田七妹18岁。想到18岁,田半亩心里一激灵,荞麦也18岁了,荞麦和七妹一个年纪了,难怪荞麦越来越有七妹的影子了。荞麦抱着野菊花并不知道田半亩在想离家出走的没见过面的姑姑。荞麦的娘以前没有患脑溢血的时候骂过田半亩,说你家妹妹咋不知道丢人现眼的,跟外乡人跑了,找不到男人急骚了,个小狐狸精,跑就跑吧,还揣走了家里刚卖完豆子的1000元钱,小狐狸精存心不让家里人活命了。那时候,荞麦娘刚嫁到大刘村,和田半亩过日子才半年。还没怀上荞麦呢!荞麦娘一生气就骂荞麦姑姑田七妹。还把家里穷的原因归结到田七妹的头上,不是她田七妹偷走卖豆子的1000元钱,家里怎么会穷,关键是田七妹丢了田家的脸面,跟一个原先在大刘村挖河干水利的湖北老男人跑了。田七妹卷走了家里的“巨款”跑了之后,田半亩娘就没脸出门了。田半亩发动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到处找田七妹,田半亩的爷发誓找到田七妹一定把她腿打断,一个女娃子,胆子包了天,家里爷娘也不要了。养了一条狗也不至于这么绝情,说走头也不回一下。田七妹走了之后再也没回来过,也没有任何消息。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
荞麦心里高兴,哼着歌儿,秋庄稼收完了,父亲回来了,兴许她可以跟瑞华去浙江打工,干一个冬天,开春回来。荞麦心里美美的想着,计划着。

荞麦把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把田半亩吓了一跳。荞麦是在饭桌上说出去做工的事的,之所以选择在饭桌上说是觉得全家人都在,燕麦虽然不知道什么但总归是田家的二女儿,不能瞒着她。大弟小麦读五年级了,也算明白事理了。
那天晚上,荞麦炒了几个好菜,给娘吃过饭,荞麦才在桌前坐下。田半亩倒了半杯高粱红酒,夹了黄瓜炒鸡蛋放到嘴里。小麦一碗面条已经就着肉丝吃了大半碗。燕麦趔趄着左手,努力想挑起一块肉。由于太用力,菜被撅起来掉到桌子上。荞麦拿起筷子帮燕麦把菜夹到碗里。荞麦看燕麦费力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说的话又堵在胸口里了。田半亩呷了一口酒,说还是家里菜好吃。荞麦心里难过起来,父亲在外面一定是不舍得吃好的,看父亲瘦得颧骨老高,眼窝子深陷。荞麦给父亲夹了几块肉。父亲又把肉夹到小麦的碗里,小麦长身体呢!父亲田半亩欢喜的看着大弟小麦吃肉。
屋子里飘荡着饭菜的香味,荞麦端起饭碗,低着头。不管怎么说,父亲在家里她还是放心的,想到这荞麦觉得一定要说。喝了半碗稀饭,荞麦捏着筷子的手停住了,荞麦轻声说出要想跟瑞华去浙江打工的事。荞麦把出去打工的事说的很轻松,荞麦说反正秋庄稼也收完了,父亲回来正好照应娘,再说父亲在工地打工也危险,工钱难要,不如自己出去在服装厂还好,太阳晒不着,风雨吹不着。荞麦怕田半亩反对把优势列举了出来。田半亩半响没说话,燕麦听说打工竟然也吵着要跟去。小麦拿眼白了她,说你瘸手瘸胳膊的谁要你。荞麦怕父亲不同意又说,大,你可要放心了,瑞华的表姐去年就去了,一个月可以拿五六百呢。瑞华说工厂里安全的很,专门有女生宿舍,厕所洗澡的都分开的,还有保安。工资一个月结一次,发工资都要自己签名,可不像工地一年发一次,到年底老板卷铺盖跑了,啥也捞不到,白白浪费了一年的精力。
田半亩打了个嗝,说我寻思着今年给你说了婆家的,你要出去做工今后谁家还敢娶你?你瞅瞅咱村子里的还有邻村的有几个好人家女孩子出去做工的。家境殷实的早早说了好人家,蓉蓉婆家也说好了,你是知道的。蓉蓉和你一般大的。田半亩阴郁着脸补充了一句。
我们家穷,这也不怪你,你是为家里好,为我减轻负担。末了,父亲又补充了一句。
荞麦说,做一个冬天的工够全家一年的花销,小麦马上读初中了,以后要住校,吃住学费可不得了。田半亩敲着桌子大声吼道,老子是家长,你得听老子的话。
田半亩真的生气发火了,荞麦便不敢说话了,低下头继续吃饭。屋子里的空气变得沉寂可怕,荞麦知道父亲一时半会想不开,村里的人是瞧不起外出做工的女孩子的,他们总认为女孩子一到城里就变坏了。荞麦觉得做工的事也不能心急,要等到父亲同意为止。瑞华那边说随时去都有工做,只要荞麦愿意出去他保证给荞麦找个可心的工做。瑞华都出去三年了见多识广,在外地有些头绪,找个工做固定不成问题的。
荞麦于是沉下心等。
田半亩每天吃完饭就一头劲往外跑,荞麦的婆家要赶紧找了,她娘瘫了,做父亲的要管。田半亩去了南村荞麦大姨家,荞麦大姨隔三差五就去荞麦家看荞麦娘,看到田半亩突然登门来感觉很吃惊。田半亩说荞麦大姨,你是看着荞麦长大的,荞麦可心不可心你是知道的。荞麦大姨不知道田半亩急呼呼的想说什么。
“她姨夫,你说荞麦咋啦?”
“给荞麦说个婆家。我们家荞麦今年18了呀。”
哎呀呀,他姨夫,你不说我还真把荞麦这丫头年岁给忘记了,是该说婆家了。
没等荞麦大姨喊田半亩屁股就挨上了板凳。荞麦大姨慌忙给田半亩倒了杯水。田半亩端起来结实喝了一大口。
你瞅瞅你们村可有合适人家,只要能过日子的,实实在在的人家就成,农村人也没啥讲究,我家荞麦是读了几年书的,要是能找个非农业户口吃粮票的有工作的就更好了。不过,这个也难,谁家不挑非农业户口啊?
他姨夫,咱村里桂香亲戚家倒是有这样吃粮票的,可是……
咋啦?
就是腿脚残疾,从小患了小儿麻痹症,走路瘸,但不碍大事。在县城机械厂上班,拿工资的,正儿八经非农业户口,前段时间还到桂香家来过呢,面相可不差,就是走路有点不好看,一条腿长一条腿短。
田半亩听荞麦大姨这样说,先是默不作声,后来又端着杯子喝了几口茶。
年岁多少了?
听说过完年28岁了。荞麦大姨翻了翻门后的日历。
田半亩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一下18和28的差别,然后两只手交叉着使劲搓了一下,算虚岁差10岁也不大,下放的小卓比我老爹小13岁呢。
荞麦大姨给荞麦大茶杯里添上水,说荞麦心大着呢,你可能做了主?
田半亩拍着桌子说,她敢不听我的,读了几年书还能翻了天。昨天跟我提出去做工呢,我没答应,准是瑞华怂恿的,女孩子家出去做工像什么话,孬好我家在大刘村也过得去,轮不到她出去撑天。
哎呦,他姨夫,荞麦在家也辛苦,不是我说你,荞麦出去也是想为你分忧,这个不怨她。要怨就怨我哪个苦命的妹妹拖累了孩子。荞麦大姨一边说一边嚎啕着哭起来。
田半亩听荞麦大姨数落着,心里也泛起苦味,能怨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