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欢迎来到三分时时彩  |  设为首页
三分时时彩

安徽省作协主办

金波:幼儿读物不仅要做好还要用好

发布时间:2019-09-19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刘蓓蓓

“为幼儿的就是为人生的!”这是儿童文学作家金波曾说过的一句话。多年来,他一直为繁荣幼儿文学创作出版而呼吁,同时提出要重视幼儿文学理论研究。9月11日,接力出版社主办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便是他提议举办的。

当前幼儿文学创作出版呈现什么特点、又面临哪些问题?出版社应该如何提高幼儿文学出版水平?9月12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金波。


婴幼儿文学面向0—8岁读者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您如何划分幼儿文学的边界?
金波:婴幼儿文学读者包括学龄前和低年级即一二年级幼儿,这其中又划分为3个年龄段:0—3岁是婴儿文学,4—6岁是幼儿文学,7—8岁是由亲子阅读过渡到自主阅读,现在这一年龄段的图书通常称为桥梁书。我认为这种分法比较科学。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幼儿文学的体裁很丰富,其中童话和儿歌发展得比较好,您认为原因是什么?对于现在非常热门的图画书,您如何看待它与幼儿文学的关系?
金波:儿歌和童话发展得好,是因为它们比较符合幼儿的审美趣味和年龄及心理特征。童话是想象的艺术,孩子就爱想象。儿歌是听觉的艺术,婴儿都会喜欢听有韵律的儿歌。
有不少图画书是适合幼儿阅读的,但图画书不完全等于幼儿文学。图画书是图画和文字相融合的书,图画书文学语言的表达要给绘画留出空间,甚至会牺牲一些纯文学的元素,如细节描写、心理描写等,更多的是靠画面去表现。因此图画书不是单纯的绘画,也不是单纯的文学,它是艺术的图书。用图画书取代语言形式的文学作品,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小读者想象力的自由发挥和语言的表达力。
有发展但谈不上快与丰富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在您看来,近些年幼儿文学创作出版呈现出哪些特点?有哪些出版社在幼儿文学出版上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金波:这些年幼儿文学创作出版有一定的发展,具体表现在3个方面:一是市场需求扩大了;二是作者队伍比以前壮大了,作者成长得比较快;三是图书出版数量比较多。幼儿文学发展还谈不上快与丰富,比如图书出版数量虽多,但精品佳作少见。出版社虽然重视,但出版的幼儿读物无论内容还是装帧,都做得不是很到位。
我认为,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和接力出版社近些年在幼儿文学出版方面一直比较注重积累,有所创新。中少总社专门成立了大低幼中心,幼儿图书编辑专业水平较高。期发行200多万册的《幼儿画报》是其出版的基础,《幼儿画报》做选题非常注重前期的社会调查,了解读者的真正需求,它所推出的红袋鼠、跳跳蛙等形象,已经成为品牌。此外,中少总社还注重幼儿文学出版创新,把重大题材通过艺术手法的创作,变成适合幼儿阅读的内容,这是很不容易的。
接力出版社的视野比较开阔,一方面引进出版了许多优秀的国外幼儿文学图书,如“第一次发现丛书”;另一方面,也推出了相当规模的原创幼儿文学图书,同时对幼儿文学理论研究也比较重视。
对编辑和出版社要求更高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幼儿文学出版对于出版社和编辑的要求是不是更高?
金波:是的,相较于儿童文学,幼儿文学出版的难度更高。
儿童文学一般设计是文字加插图,而幼儿读物因为年龄段划分得比较细致,制作也更为复杂,比如异型开本、圆角、镂空、玩具书等,在工艺上要求比较高。
儿童文学阶段,孩子可以自主阅读。但幼儿读物还需要亲子阅读,这样阅读方式就变得复杂了。现在虽然提倡亲子阅读,但很多家长并不知道怎么给孩子读,最经常的操作就是读完故事提个问题。这种阅读方法是最初级的,甚至有的专家认为是无效的。要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就要求家长和老师首先要理解这本书。那么,如何帮助成年人理解呢,这就需要出版社在宣传推广上下功夫了。
从编辑角度来看,一个合格的幼儿文学图书编辑,不仅要有文学功底,还要具备心理学、教育学、美学方面的知识。她要了解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喜欢什么样的文学,能用什么样的形式进行呈现。我常讲,给幼儿出书,编辑从一开始就要思考如何教会成人用这本书。我们对幼儿文学图书的要求有3点:有趣、有益、有用。前两点不用多说,第三点“有用”不是实用价值,而是对家长和老师有用,让他们知道以什么样的方法给孩子们读这本书,能让孩子们感兴趣。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您认为,目前,在幼儿文学创作出版上存在哪些问题需要引起重视?
金波:一方面,一定要注重原创图书的出版和宣传推广。出版界应该加大力度出版原创图书,扶持优秀作者。现在幼儿读物太多,哪些是原创的,哪些是整理的,家长分不清楚,出版社自己做了原创图书,就要加大宣传推广力度。
另一方面,要加强幼儿文学理论研究。上世纪80年代,是幼儿文学颇为热闹的时期,涌现出了不少优秀的杂志、图书,幼儿文学理论研究也如火如荼。当时中国出版协会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下有一个幼儿读物研究会,还会定期推出内刊,现在搞幼儿文学理论研究的人员还觉得内刊的不少内容尤为珍贵。因此,我呼吁能够恢复幼儿读物研究会,为幼儿读物创作出版交流搭建平台。